破解版看黄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笑着弹了宁鱼茹的额头一下,换来好几下拳头砸击。

只能苦笑着松开她,一边揉着肩膀解痛,一边正色说:“大派弟子被宗门监管的太严格了,如太虚天宫弟子,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负责此事的同门们给纪录着,随时汇报上去。”

“这样的监管力度下,鬼神皇的动作很可能提前露馅,大派们顺藤摸瓜,很容易找到没有做好迎战准备的鬼神皇,相比之下,还是没人在意和关注的散修们更适合成为目标!”

宁鱼茹眼珠子转动几下,点了点下巴,认可了我的判断。

她没有提议让我去找智囊王探商量。

这就是宁鱼茹的聪慧之处,她能看出我对周围环境提高了戒心。至于缘由?我不说她就不问。

这女人,想不稀罕她都难!

五天后的傍晚时分。

大千金手办法具的器灵王狂彪筒子还没有回来,我真的开始担心他了。

血竹桃和蝎妙妙却回转了,向我汇报金属箱子的下落。

听闻这东西到了应去之处,且中转时无数的保全人员押运,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我才松了口气。

唐雨辰TYC清纯可爱甜美萌动

只过了一个多小时,徐浮龙的电话打进来,向我汇报进度,说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我很是郑重的感谢了他,也感谢徐家在这事中的付出。

徐浮龙有些激动,他代表一些俗世大人物,向我转达了真挚的谢意。

我随口说了一声:“希望薛霄和一众遇难之人的家属能够好好的活着。”

徐浮龙立马信誓旦旦的表示,这方面早就安排好了。

听他这话,我感觉欣慰。

闲聊几句,挂断了电话。

薛霄之事完满完成,我心头舒畅了。

阳世游巡本就该管这些事,我不管谁管?

这一刻,我觉着自己这个游巡大人做的还不赖,多少有点成就感了。

毕竟,未来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因此而受益,即便阴德不会累积到我的身上,我也愿意促成此事。

人嘛,总不能事事计较得失,有时候,该做的事义无反顾的去做就对了。

不求名利,但求心安。

难得的,我心情愉悦起来,但世间事总是那样,不允许太过舒坦了。

这不,恶客来了!

我今晚也不打算睡觉,正准备沏上一壶龙井好好的享受一番呢,持着热水壶的手就顿在半途了,然后,抑制不住的愤怒在心头翻涌起来,水壶颤了起来,洒出些滚烫热水。

忙将水壶放置一旁,顺手将茶罐扔到一旁去,感觉额头青筋在跳动着,我一步步的走到窗前,居高临下的去看。

分道场小别墅门外,一个人突兀的出现在那里。

是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她穿着黑裙,踏着血色高跟鞋。

是我最痛恨的女人之一,姜照!

我的拳头瞬间就握紧了。

做梦都没有想到,姜照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我面前?而且,肆无忌惮的气息波动传了进来,深恐我们不知道她的来临似的,这是有多狂啊?

她是阴买寿邪术的帮凶,要不是姜照和姜紫淮,我岂会那样惨?好悬年纪轻轻的就挂了。

这厮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只不过尸魂院见机得快跑到方外去了,我才始终没和姜照对上。

再之后,大泽丘和绿墨城中和她见过几面,但都不是讨账的时候,我一直引以为憾,没想到,今天她竟然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方内,还挑衅般的站在分道场门口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欺负上门的节奏吗?

我快要暴怒了。

“咻咻咻!”

院落中闪出一道道的身影,沈红、血竹桃、蝎妙妙、熊霹雳、剑罗刹和圆钵都神色不善的看向门外的黑裙女人。

对方的波动赫然是通天境初期的,所以,伙伴们只是拦在门前,没主动出手。

姜照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心有所感的抬头,和我的眼神对视上,她咯咯一笑,很是女人的挽了一下鬓角发丝,轻声说:“姜度,我来此不是和开战的,有事相商,不想见见我吗?”

我推开窗户,低头凝视姜照,阴声说:“既然有胆子来,我哪会没胆子见呢?们散开,让她上来。姜照,我就在这里等。”

说完这话,我顺手关闭窗户,走到房门前推开门扇,然后拉过来一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等待。

宁鱼茹出现在门口。

我轻轻摇头。

她眼神示意我小心,我心底温暖,急忙眼神回应没事,宁鱼茹悄悄退走。

门口闪现缩小版的驴道友和一脸淡然的尸祖史黑藏,都在用眼神询问,我摆摆手,它俩就退走了。

蝙蝠异兽一直居住在皮包中,发出了细微叫声。

我拍拍皮包,示意它稍安勿躁。

二千金嘻嘻一笑,滑行到角落中去了,黑影一闪,已隐形了。

蝙蝠异兽保持着安静。

不过半分钟,外头响起了高跟皮鞋踏地的动静儿,身穿黑裙、化着淡妆,美丽更胜从前的姜照施施然的走了进来,随意的像是回到自家了,自在的很啊!

她的长发还是银灰色泽,在黑裙对照下,显得那般惹眼。

姜照随手将房门关闭,没看我,而是打量房间一番,赞叹几声屋内摆设很有品位,这才自行拉过张椅子,毫不客气落座,还叠起了二郎腿,她脚上那双宛似透着甜腥之气的血色高跟鞋无比惹眼。

她微微昂着下巴,很是嚣张的看着我,室内陷入到难言的沉默中。

我心底怒意快要控制不住了,但这本就是自家地盘,必须沉得住气。

我不是昔日的修理工姜度,而是方内道馆馆主、阳间游巡姜度,这些头衔落到身上,我必须撑得住。

幸好在九命闭环中间接的当了多次阴山阁住,不然,在通天境大能强者的眼神下,很难保持冷静。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姜度,不一样了,成长的太快了些。”

姜照忽然感叹一声,然后,从女士皮包中掏出烟盒,眼神询问。

“我讨厌吸的二手烟。”

我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句。

“哼,真不绅士,当年可不是这样的。”姜照翻着眼白,散发着女性魅力,顺手将香烟塞回包内。

我眼神就是一冷,似乎回到了那辆定制版豪车之中,被动的吸二手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