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最新网址获取进入

说完,贱男蹭蹭蹭的爬上了一棵大树那速度就好像开挂了一样贱男抱着树杈,十分得意,对黑熊扭了扭屁股:“来啊,追我啊,追到我就让你嘿嘿嘿。”

看到贱男那臭嘚瑟的模样,我忍不住在远处提醒一句:“别玩了熊会爬树”

贱男似乎没听清楚,将手放在耳边:“什么大哥你说什么沃槽它它它爬上来了救命。。。”

“快救人”我低喝一声,便冲了过去

可还没跑几步,我又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坐在地上的尸体,问道:“你怎么不动”

尸体嘴巴嘎了几下,发出模糊的声音:“腿冻僵了,扶我一把。”

本着尊老爱幼的美德,我将他扶了起来,只是。。。我带着一个缺心眼的贱男,一具老弱病残僵尸,真会是黑熊的对手吗念及此处,我不禁为自己的安危担忧起来。。。

由于这具尸体被冻僵了,所以暂且称呼其为僵尸好了。

扶起僵尸后,看到他颤颤巍巍的样子,我忍不住问道:“老伯,怎么样自己能走吗要不要扶你”

谁知他竟臭不要脸的点了点头:“小伙子,你要是能扶我一把就更好了。”

我差点气晕过去,这货还能再没用点吗而此时,黑熊已经将贱男扑倒在地,准备霸王硬上弓,贱男一边挣扎,一边大呼救命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冲了过去,凌空一跃,骑在黑熊身上,死死揪住它的耳朵黑熊吃痛,将头抬了起来,这才让贱男逃过一劫

清新动人短发美女笑容灿烂可爱

贱男松了口气,但我却骑虎难下因为黑熊变得更加暴躁,人立起来,试图将我甩下去

我双腿紧紧夹住黑熊的腹部,手上用力,将黑熊一只耳朵撕了下来黑熊状若疯狂的向大树撞去,我一看情况不妙,赶紧放手,摔在雪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手里还抓着一只血淋淋的熊耳朵

而此时,老弱病残僵尸也跳了过来,面部僵硬的问道:“我要怎么做”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雪说道:“缠住黑熊,为我们创造机会逃走。”

“包在我身上。”僵尸答应一声,左摇右晃的朝黑熊跳了过去,仿佛醉汉一般。woquge.ct;

“大哥,他靠不靠谱啊”贱男走到我身边问道。

“别管了,咱们抬上王叔,赶紧跑路。”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我的逃跑计划不错,但黑熊报复心太强,它一巴掌将老弱病残僵尸拍倒在地,又朝我冲了过来看样子是要报那一耳之仇

在此危急时刻,我脑中快速思考,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转头看向贱男问道:“相信我吗”

贱男楞了一下:“相信啊。”

“那好,你拿着熊耳朵去爬树,我想办法救你。”

贱男满脸不解:“救我你怎么知道黑熊一定会追我。。。”

两秒钟后,贱男美美的在雪地上奔跑,后面追着一只穷凶极恶的黑熊贱男一边跑路,一边喊道:“大哥,你简直神了你怎么知道黑熊会追我的”

我心说傻b,你拿着熊耳朵,黑熊能不追你吗

当然了,我把熊耳朵交给贱男,并不是让他送死,只想让他拖延时间。认识几个月以来,我发现他虽然有点傻,有时还喜欢犯贱,但的确福大命大,区区一只黑熊还弄不死他。

趁着贱男拖延时间,我赶忙四处寻找石头,很快便找到一个三十多斤重的石块

至于贱男。。。也不知他怎么搞的,竟然再一次被黑熊扑倒在地,黑熊张开血盆大口,眼看着就要将他咬死的时候,老弱病残僵尸及时赶到将一条冻僵的胳膊塞进黑熊嘴里。

黑熊用力一咬,只听咔咔两声,似乎是牙齿被硌掉了

“按住黑熊”我一边抱着石头冲过来,一边喝道

贱男抱住黑熊的后腿,僵尸按着黑熊的脑袋,我冲到附近,再次骑到黑熊身上举起石头,向它脑袋砸去这块石头足有三十多斤重,所以只砸了两下,黑熊就头破血流,它剧烈挣扎,甩飞了僵尸,然后人立起来

我抱着巨石刚要砸第三下,忽然失去重心,掉了下去

趴在地上,抱着黑熊后腿的贱男遭了秧,被我砸在底下,但我也不好受,因为巨石砸在了我胸口爱书网

黑熊挣脱之后,疯狂逃窜,再也没有勇气战斗下去可它逃脱时竟然慌不择路,向陈樱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赶忙推开胸口的巨石,准备过去救援

陈樱吓得花容失色,向后退去,却被杜月抓住了胳膊。

“干什么你放手啊”

杜月置若罔闻,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黑熊连开五抢黑熊发出一声哀嚎,倒在了地上枪声回荡在旷野,显得格外响亮贱男满脸懵逼的表情问道:“大哥,她有枪怎么不早点用”

我并没回答,因为我脸上也写着两个大大的汉字:懵逼。

而此时,杜月在远处喊道:“快走,枪声会引来其它野兽的”

王叔醒来之后,看到他爸爸在地上活蹦乱跳,差点又吓晕过去还好我解释了几句,他才勉强接受,我安慰道:“王叔,别伤心了,黑熊虽然吃了你父亲的肉,但它已经死亡,这仇也算报了,咱们回去吧。”

王叔叹了口气:“唉,好吧,能找回尸体就好。”

于是,我们一行五人沿着脚印往回走去,后面还跟着一具跳来跳去的恐怖僵尸。

由于尸体模样太吓人,陈樱不敢看,但又忍不住偷瞄。

看到陈樱可爱的模样,贱男忍不住低声问道:“大哥,我可以追求陈樱吗”

“恐怕不行,她爸爸会打死你的。”

贱男转移目标,问道:“那我可以追求杜月吗”

“她年龄差太多了吧,她比你大十岁左右呢。”我压低声音说道。

谁知贱男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大哥,这你就不懂了,爱情是不分年龄,国界,种族和性别的”

我吓了一跳,赶忙跟他拉开距离,问道:“连种族都不分你不会是同性恋吧”

“当然不是,这句话是从书上学来的。。。”

虽然贱男一直想打杜月的主意,但还是被我拦了下来,这是为了他的人身安着想。杜月来历有些神秘,还随身携带枪支,万一贱男把人家惹怒了,后果不堪设想。woquge.ct;

回到公路时,已经是半夜了,王叔和贱男都累得坐在地上,我常年锻炼,倒还不觉得累。陈樱是被杜月背出来的,她走到一半时就走不动了,我原本说要背她的,但杜月说男女授受不亲,然后就背起了陈樱。

这女人虽然看起来冷漠,但心地还不错。

另外,她背着陈樱走了一个多小时,连汗都没流一滴,喘息也很均匀,这不由让我暗暗心惊杜月绝对是个高手陈樱纵然不胖,也有一百斤左右,背着一百斤的重物行走一小时,中途没停歇过,力气和耐力都远超成年壮汉如果我有这份力气,估计能徒手杀掉黑熊

刚才我们跟黑熊战斗,在杜月眼里应该跟小孩子过家家差不多。。。

“看什么”杜月冷声问道。

我想的有些出神,竟然忘记收回目光,微微低了下头,说道:“抱歉,失礼了。”然后看向陈樱:“诈尸你也看到了,好奇心也满足了,先回家吧,让杜姐送你。”

“那你呢”陈樱趴在杜月后背上问道。

“我要留下善后,帮他们主持丧事,还要重新挑选墓穴。”

“下周末你还会陪我聊天吗”

“会。按照合约,过了下周才能辞职,我会及时赶回去的,放心吧。”

陈樱微笑着点点头,打开车门,跳上了车。

杜月抱着肩膀:“听说陈家小姑娘患有自闭症,对你倒是有说有笑,你这人还挺有趣。加油吧,如果真能娶到陈樱,我们还会有见面的机会。”说完,杜月也上了车,径直离去,尾灯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我们三人一尸站在漆黑的马路边,贱男八卦的问道:“大哥,你真要娶陈樱”

“娶个屁”我没好气的说道:“我跟陈樱并不是很熟”

“哦。”贱男缩了缩脖子:“好冷啊大哥,来张阳符取取暖吧。”

“取个屁我跟阳符也不是很熟”

贱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