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污app在线下载

【 .】,精彩免费!

林夫人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一个迷雾之中,莞儿设计的事显然是被人黄雀在后了,这样卑鄙的人,除了那个女人,她真想不出还有谁能做的出。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只要莞儿跟墨子熙的事成了,到时候老爷必然会牵连到自己,而自己又没有儿子可以傍身,那这背后的人就慢慢的浮出水面来了。

林夫人想通了,眼神立刻变的犀利,落在林雅儿身上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盯出洞来。

林雅儿还在不停的垂泪,美人垂泪自然更是引人怜爱,赞叹声更是此起彼伏。

玉瑶看着林雅儿那眼泪就像开闸的洪水,心里不禁感叹,这古代的女子说是水做的一点都没错,哭起来梨花带雨,那模样还真是惹人心疼。

只是这林雅儿显然跟林莞儿一样的没长脑子,这个时候,林右相可不喜欢她提起林莞儿的事。

玉瑶猜的果然没错,只见林右相看着林雅儿的脸色变的铁青,厉声道:“混账东西,还待在这里干什么?女儿家家的,就老老实实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别净出来丢人现眼,各位,府里发生了太多的事,还请各位都快些离开吧,改日定会专程上门感谢。”

明眼人一看林右相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可这心中还打算听玉瑶将这凶手抓住,看看她到底会不会被带去刑部。

人人都揣着一颗好奇心,自然不舍的离开。

正想着,就听见陌染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来,道:“右相大人是不是可以让我家夫人把事情说清楚了?不然您总是这样打断,会让我觉得根本就是故意为之,是把本将军跟本将军的夫人都当成了傻子不成?”

玉瑶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林右相,一脸的认同陌染的话。

可爱甜美的青葱少女

林右相显然被陌染给气的发狠,道:“如果玉姑娘觉得时间被占用了,咱们也可以再加一柱香,不过如果这样玉姑娘还是不能找出凶手,纵然有陌大将军在这里,也不能让慧儿这丫头白死了。”

玉瑶淡淡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威仪,道:“那是自然,不过右相大人多虑了,这一柱香的时候足够。”

“…………”林右相正想说什么,就被玉瑶给打断道。

“刚刚林夫人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不过,要想做到这个,那必然口中的慧儿会在水中挣扎或是呼救,这样的话,定然会溅起井中不少的泥沙,这井中的水看起来也不深,人落进去,必然泥沙泛浑,那慧儿要是大声呼救,会有泥沙浸入,而死了的人,口鼻紧闭,自然口中也就没有泥沙,刚刚我已经查看过了,慧儿的口中半点泥沙都没有,所以,由此看来,这慧儿定然是在死后被人给丢进了井中,造成溺水而亡的假象,来混淆大家的视听,正好借此机会嫁祸给我。”

等玉瑶说完在场的说有人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来如此。

不过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想要陷害玉瑶?

韩予溪听见玉瑶精彩的分析,对她的佩服更是五体投地,立刻跑上前双手抱住玉瑶的胳膊,来回晃动道: “玉姐姐,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还真懂,刚刚差点把我吓死,早知道玉姐姐这般厉害,我就不用跟着瞎操心了。”

“只是,这凶手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非要陷害玉姐姐呢?”韩予溪问出了所有人心中想要问的事,一个个伸长的耳朵,等着听玉瑶接下来的话。

北辰琪儿没想到这玉瑶居然敢如此大胆,真敢对着尸体下手,而且还将死者的死因找出来,这下,她心里有瞬间的慌乱。

她可是巴不得让刑部的人将她给抓进大牢中去,北辰琪儿看着玉瑶的眼神,更多了几分犀利。

这个女人居然还懂这么多,看着所有人看她的眼神,带着几分佩服,尤其是随后走出来的水倾绝。

他的眼神时刻落在玉瑶身上,脸上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淡笑,这种笑不同于对待别人时的敷衍,反而更多了几分真心。

他们这种皇室中人,只要在面对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时,才会放下心中的防备,显然玉瑶就是那个可以让水倾绝放下戒备的人。

北辰琪儿一双凤眸凌厉无比,没想到这个卑贱的女人,不止是住进了陌染这个杀伐狠辣的男人心里,还住进了水太子的心里。

这个该死的女人,难怪水太子对自己不屑一顾,全都是因为有这个女人的存在,所以水太子眼中才看不到自己的好,她心中的怒火燃烧的更加旺盛。

神情倨傲,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玉姑娘这般厉害,不知道是否心中早就已经知道凶手是谁?现在这柱香可是马上就要燃尽了,要是再找不到凶手,那就真的只能是被带到刑部去了,倒真可惜了这张如花似玉的面容。”

陌染终于抬眸,慵懒的看了一眼北辰琪儿,眼神犀利犹如出鞘的利刃,带着锋利的寒芒,道:“怕是要让公主失望了,

今天别说死的只是个丫鬟,就算是皇室中人,我陌染的夫人也绝没有给不相干的人抵命的道理。”

“…………”北辰琪儿脸色苍白,怒火攻心,眼中的寒凉恨不得将现在不远处的玉瑶冻结。

这个该死的女人真不知道耍了什么手段,居然将陌染迷成现在这样宁愿为了她而得罪自己。

玉瑶唇瓣勾起淡淡的笑,听见陌染的维护,她心里生出丝丝的甜蜜,道:“公主殿下,时间虽然所剩不多,可我玉瑶也没说并不知道凶手是何人。”

看着玉瑶胜券在握的样子,林雅儿心中咯噔一声,脸色顿时变的更加蜡黄,生怕会跟她心中所想重叠,到时候――

后背禁不住打个寒战,后背上竟然生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那冷冽的气息,让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步。

北辰琪儿拢在衣袖中的手死死攥紧,她才不相信这个女人会这么快就能找到凶手,而且不止她不信,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太相信吧?

“奥?看来玉姑娘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下毒手之人的身份,既然这样,今天就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把话说个清楚,也好还玉姑娘一个清白,说是不是?”

玉瑶莞尔一笑,北辰琪儿刚刚眼底的冷光根本没能逃过玉瑶的双眼,只听她声音中透出一股冷冽,道:“既然二公主想知道,玉瑶自然会还自己一个清白,清者自清,决不能让小人白白冤枉了我,我也绝不会平白冤枉别人。”

“张大人,刚刚慧儿的尸体是不是就摆放在这边?”玉瑶指指刚刚女子尸体放置的地方。

张富阳点头,脸上闪着疑惑。

这个女人问这些有什么用?而且这尸体都已经在水中泡过,连死去的时辰都已经难以分辨,他可不相信她能顺藤摸瓜将这凶手找出来。

玉瑶看着张富阳不以为意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魅,道:“那张大人就过来看一下,看看这地方是不是跟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

“不同?还能有什么不同?不过都是同样的地面而已,玉,玉姑娘,到底想说什么,还是一次性说清楚的好。”张富阳刚说大声呵斥玉瑶,目光一触及到身边的陌染,身上的气焰就像泄了气的气球,立刻变的消了下去。

陌大将军的眼神真是太吓人了,单单被他这样看着,张富阳就感觉自己身上快结成冰渣,再不敢嚣张。

“既然张大人这样说,那我就一次把话说清楚,初十,去找把红色的纸伞过来。”初十身形刚准备离开,就看见人群中走出来一名女子,她身边的侍女手中正好拿出一把红色的伞。

“多谢!”玉瑶对着女子道谢,女子表情只是淡淡的点头,没有别的言语。

玉瑶将伞直接拿到尸体摆放的地方撑开,只见刚刚还没有任何东西的地步,立刻慢慢变成了红色,那红色在地上形成了一摊血渍,看起来应该是摆放尸体的时候留下的。

看着这样神奇的一幕,所有人看着玉瑶的眼神都带着惊奇,没想到这样能看到被冲刷去的血迹。

这样的话,慧儿死后必然是吐出了不少的鲜血,那鲜血只要顺着自然能找到凶手。

玉瑶慢慢的寻找,通过他们刚刚经过的竹林时,竟然在地上的竹叶上,找到了没来得及清理干净的血迹。

“右相大人,这里有血迹,还有那边,只要沿着这条路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凶手,还有这井口的台子上,这里虽然脚印有不少,可依然能依稀的看出又一双脚是与众不同的,就是这只。”玉瑶白嫩的手指,直接落在那个微微深重的脚印上。

“玉姐姐,这个脚印有什么不同吗?我没觉得啊?”韩予溪走到玉瑶身边,看着杂乱成一团的脚印,她半点都没看出来,眼中闪着疑惑。

听见韩予溪的询问,玉瑶毫不吝啬的将话说个清楚,双眸犀利,道:“这个脚印一轻一重,显然有一个人的脚有些跛,只要找到这个人是在谁的院子里,那定然能将凶手找出来,就不知道右相大人是否还要玉瑶继续查下去?”